联系我们
  • 邮编:230088
  • 电话:13365600702
  •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望江西路800号合肥创新产业园D9栋408室

政策导读:浙江2024年执行充电基础设施用电峰谷时段优化等电价政策,全年新增公共充电桩20000根以上

文章出处:本站 人气:15333 发表时间:2024-01-01 17:07:50

        随着国家大力推广发展新能源汽车,充电需求越来越大,从中央到地方纷纷出台鼓励充电桩建设的各种鼓励政策,以浙江省为例:12月20 日,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落实新能源汽车减免购置税等政策。落实充电基础设施用电峰谷时段优化等电价政策,全年新增公共充电桩20000根以上。

适度超前建设农村电网,落实国家充电基础设施奖励资金和省级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奖补资金,重点支持乡村公共充电设施建设及运营,支持新建乡村充电设施10000根左右。

浙江将优化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用电价格,拉长低谷时段时长,明确充换电服务费由市场调节。

  12月19日,浙江正式对外公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规范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用电价格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调整了峰谷电价浮动比例,推动充换电设施用电价格下降明显,该政策将自2024年1月1日起执行。

  此前,浙江峰谷电价仅有尖峰、高峰、低谷三个时段划分,此次增设了平段时段,也新设立深谷时段,共分为5个类别。其中,创新设置的深谷时段在每年春节、五一、国庆等三个假期的10:00至14:00开启,更加细分了用电范围。据当地媒体报道,新政策实施后,浙江充换电设施平均用电价格将下降10%-15%。

  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副秘书长仝宗旗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此次新政主要调整经营性充换电设施的用电价格,给众多相关经营主体降低了用电成本,在充换电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更多的企业能够向上“卷”服务和品质,提升充电效率和运营服务。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锋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一直鼓励波峰波谷电价调节,根据市场供需平缓用电压力,浙江已经给出了电动汽车充换电用电价格指导和分布式能源构建的设想。此前充电桩的建设适度超前在数量上快速增长,未来还需往高质量方向发展,例如政府可以尝试从补贴建桩转为补贴运营。

  降低电动汽车充换电用电价格

  我国充电基础设施增长迅速,也带来了不同的应用场景和模式。

  根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公布数据,今年前11个月,充电基础设施增量为305.4万台,截至今年11月,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826.4万台,同比增加67.0%。

  在充电基础设施快速增长的过程中,细分场景越来越多,包括社区充电、目的地充电、新能源汽车下乡充电等。

  “随着充电场景越来越细分,不同车型、不同场景的充电需求、充电技术、充电模式完全不一样,市场空间非常大。”仝宗旗在12月20日举办的首届中国汽车充换电生态大会上表示。

  根据中汽协公布数据,今年前11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42.6万辆和830.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4.5%和36.7%,市场占有率达到30.8%。随着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补能成为配套关键。

  今年6月,在中宣部举办的“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杨荫凯表示,要适度超前布局有利于引领产业发展和城镇化建设的基础设施。

  电动汽车充换电基础设施就是一个重要领域,当前各地政府也在投资提前建设充电基础设施,适度超前布局。

  “大家可以想象,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增多,充电基础设施业务会产生一个新的平衡。我们国家有自己的制度优势,可以让充电桩的建设适度超前于车的发展,未来充换电行业也能实现高质量发展,供需矛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得到解决。”付炳锋说。

  超前布局也可能带来过度市场竞争,尤其是价格竞争。电动汽车充换电价格主要由电价和服务费两部分构成,有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之前充电桩企业快速扩张阶段,有的地方政府给予补贴,运营商直接采用0元服务费,以低价吸引消费者、扩张区域市场,但这一模式难以持久。

  不过,不少省份已经出台新政,从电动汽车充换电用电价格着手,调节市场价格,规范行业发展。根据《通知》,浙江设置全天11.5个小时的低谷时段,低谷时长加长,中午保留2小时低谷时段,这一般是营运性车辆充电的高峰时段。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浙江在每年春节、五一、国庆假期,增设深谷时段,加大电价下浮力度。

  从峰谷浮动比例看,浙江下调了尖峰电价上浮比例,由原80%下调为50%,扩大了低谷电价下浮比例,由原53%扩大为60%,增设了深谷电价,下浮比例达80%,同时,取消了春秋季尖峰时段,对应调整为高峰时段,上浮比例由原80%下调为35%。

  规范充换电服务收费行为也是此次《通知》的重点,浙江提出,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经营主体除向用户收取电费以外,可向用户收取服务费用,服务费用实行市场调节价,由经营主体基于弥补成本、合理收益自主制定。但经营主体应严格执行明码标价,在经营场所及充换电APP等醒目位置公示充电价格。

  浙江安吉智电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于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动汽车充换电行业现在很“卷”,行业企业的盈利能力都不是特别强,可能现在依靠一些政府补贴,企业规模越大反而盈利更费劲,“其实我们更希望用电价格降低之后,从业者能有更好的收益,保证行业的正常盈利能力才能有长久的发展。”

  电力市场化改革影响充换电行业

  在首届中国汽车充换电生态大会会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到,一位山东青岛的城投企业工作人员和充电桩运营企业洽谈合作,提到未来山东充换电用电成本,关心用电价格波动对行业的影响。

  今年11月,浙江发布了《2024年浙江省电力市场化交易方案》和《关于做好 2024年度浙江省电力市场化交易相关工作的通知》,其中,电力零售交易方面的条款受到部分质疑。浙江电力中长期交易从三分时模式调整为单一价模式,分时电价零售用户仍执行浙江省现行分时电价政策。

  分时电价是我国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和手段,山东、云南等省份均在优化分时电价的具体政策,但浙江将中长期交易转为“单一价”,缩小分时电价执行范围,似乎与电力市场化改革措施相背离。

  例如,山东近期提出,扩大分时电价政策执行范围,优化分时电价动态调整机制。每年低谷(含深谷时段)、高峰(含尖峰时段)时段原则上全年各不超过2190小时,其中尖峰、深谷时段原则上各不超过1200小时。

  11月底,浙江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曾在2023年重大政策发布暨迎峰度冬媒体恳谈会上表示,“2023年,浙江省中长期交易电量预计达3100亿千瓦时左右,入市企业近30万家。”

  对于众多中长期交易的企业采取“单一价”电价,有行业媒体采访浙江省电力交易相关人士了解到,“单一价”适应市场初期的环境,让用户方便比价,长远来看,不同时段的电价理应不同。

  对于充换电用电价格,浙江此次出台的《通知》明确提出,仍采用峰谷分时电价。居民住宅小区中向电网企业直接报装的充换电设施(含集中式),用电价格执行居民合表电价,需执行峰谷分时电价;在其他场所中向电网企业直接报装的经营性集中式充换电设施,用电价格执行工商业两部制电价,并执行峰谷分时电价,2030年前免收需量(容量)电费。

  这意味着,浙江的电动汽车充换电用电价格仍按分时电价方式计算。不只浙江,不少省市也出台了对电动汽车充换电用电价格采用分时电价的政策。    

     今年9月,江苏提出,居民小区内的新能源汽车公共充换电设施用电,将由原来的商业电价改为执行居民电价和峰谷电价;云南也提出,居民电动汽车充电桩自明年1月1日起采取分时电价政策;武汉12月起接受居民电动汽车用户自有充电桩执行分时电价的申请。

  未来,电力现货市场也对充换电成本有影响,可能会涨电价,提高充换电运营企业的成本。电力现货市场是电力实物交割的即时交易市场。12月15日,在南方区域电力市场交易平台上,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海南五省区进行了自由实时的电力现货交易,这是我国首次实现全区域电力现货市场结算。

  2017年,全国开展电力中长期交易和现货市场试点工作;去年1月,《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的指导意见》公布,提出到2025年,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初步建成,2030年,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基本建成;今年9月,《电力现货市场基本规则(试行)》公布。

  浙江在电动汽车充换电用电价格方面走在前列,规范服务费市场规则,优化分时电价机制,整体上降低了充换电运营成本,但在电力现货市场方面却几度犹豫。

  早在2017年,浙江被列入电力现货试点省份,在2019年启动模拟试运行。但在2022年,浙江暂停了电力现货市场运行。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浙江加快市场衔接,2024年6月前启动现货市场连续结算试运行。

  “现在电网的压力很大,未来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可能成为缓解电网压力、参与电力调配的重要内容,因此新型电力基础设施很重要,有了储能之后,隔墙售电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会继续关注浙江的电力改革,也希望浙江能探索出创新模式。”


标签: 充电平台
相关产品